? 最高法判例:是否參與公司的經營決策及管理是區分“股權讓與擔?!迸c“股權轉讓”的重要因素_河北省國有資產控股運營有限公司

最高法判例:是否參與公司的經營決策及管理是區分“股權讓與擔?!迸c“股權轉讓”的重要因素

發布時間:2020-12-10 10:08   瀏覽數:

最高法判例:是否參與公司的經營決策及管理是區分“股權讓與擔?!迸c“股權轉讓”的重要因素 

裁判要旨

案涉目標公司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程序,泛美公司作為重整投資方以受讓股權及出借資金的方式加入,同時泛美公司派員出任公司執行董事和總經理,說明其參與公司經營決策及管理,是通過共同合作為公司創造利潤的方式獲取收益和保障利益,與讓與擔保關系中擔保權人享有的權利及僅通過實現股權的交換價值保障利益的方式并不相同。 

文書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2020)最高法民申463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陸玉梅,女,1973年12月14日出生,壯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美玲,北京大成(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馬盛,廣東嶺南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廣州市泛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惠福西路甜水巷**首層。

法定代表人:陳鳳愛,該公司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舒婷,該公司職員。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廣州市博睿祥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科學大道**(**)**

法定代表人:趙榮瑞。

一審第三人:廣州銀建商品房產經營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越,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中山六路****  

法定代表人:葉細廉。

再審申請人陸玉梅因與被申請人廣州市博睿祥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睿祥公司)、廣州市泛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泛美公司)以及一審第三人廣州銀建商品房產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建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粵民終27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陸玉梅申請再審稱,(一)案涉《協議書》約定的交易結構為“借貸+股權讓與擔?!?,原審法院否定上述交易結構導致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秴f議書》約定泛美公司向銀建公司提供3億元融資款,其收取3億元本金以及固定利潤3億元之后,不享有其他收益,據此應當認定雙方構成借貸關系,債權人為泛美公司,債務人為銀建公司,擔保人為陸玉梅,擔保物為案涉股權。雙方還約定,泛美公司的債權得以清償后,應將案涉股權返還給陸玉梅,該內容符合股權讓與擔保的目的要件。泛美公司受讓案涉股權后,并不真正享有股東權利,而是受到諸多限制,該現象也符合股權讓與擔保的特征。雖然《協議書》約定案涉中山七路項目經營權暫時轉移給泛美公司,但并不影響本案股權讓與擔保性質的認定。根據2019年《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有關讓與擔保的內容,本案各方之間的法律關系應認定為股權讓與擔保。案涉《協議書》第七條第2.1款約定的“超過五年未達到回購條件時泛美公司有權根據股權價值處置該股權,處置所得歸泛美公司所有”,屬于流質條款,應認定為無效。二審法院認定泛美公司有權擅自處置案涉股權有誤,本案應當通過拍賣、變賣等合法的方式及公平合理的價格處置案涉股權。(二)泛美公司與博睿祥公司之間的股權轉讓為惡意串通的虛假交易。博睿祥公司轉賬給泛美公司的十筆款項共2.295億元,均屬于同一筆款多次在博睿祥公司、泛美公司、惠州市銘陽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惠州市博睿祥貿易有限公司之間循環轉賬,制造“支付股權轉讓款”的假象,博睿祥公司并未實際支付,上述四家公司均為一致行動關聯方。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向本院申請再審。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原審法院認定泛美公司與陸玉梅之間不構成股權讓與擔保關系是否正確;2.原審法院未支持陸玉梅關于泛美公司與博睿祥公司之間的股權轉讓行為無效的主張是否正確。

一、關于原審法院認定泛美公司與陸玉梅之間不構成股權讓與擔保是否正確的問題

本案中,根據案涉《協議書》約定內容及結合履行情況,本院認為案涉雙方交易不構成股權讓與擔保法律關系,具體理由如下:

首先,案涉的股權轉讓不符合讓與擔保中的“財產形式轉讓”的特征。讓與擔保是在實務中被多數人采用的擔保方式,在法律所列舉的擔保類型范圍之外,一般指債務人或第三人與債權人訂立合同,約定將財產形式上轉讓至債權人名下,債務人到期清償債務,債權人將該財產返還給債務人或第三人,債務人到期沒有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對財產拍賣、變賣、折價償還債權,是一種非典型擔保。案涉目標公司銀建公司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程序,泛美公司作為重整投資方以受讓股權及出借資金的方式加入。案涉《協議書》第六條第3.2款“董事會”以及第3.3款“經營管理機構”的相關內容中均明確泛美公司派員出任銀建公司執行董事和總經理,說明泛美公司參與銀建公司的經營決策及管理,是通過共同合作為銀建公司創造利潤的方式獲取收益和保障利益,與讓與擔保關系中擔保權人享有的權利及僅通過實現股權的交換價值保障利益的方式并不相同。且實際上泛美公司自2007年起至轉讓股權給博睿祥公司前均在經營銀建公司,綜合以上因素,交易雙方并非僅在形式上轉移股權,泛美公司實質上亦已享有及行使股東權利。

其次,本案中,陸玉梅向泛美公司出讓的銀建公司51%的股權,泛美公司已經支付1.5億元股權價款。案涉《協議書》第七條5.1條款約定:“泛美確認在持有銀建公司51%的股權期間,不得出讓、抵押、和設定任何第三者權益,以保證在符合本協議約定的條件時,陸玉梅可以回購股權,但超過5年未達到回購條件時,泛美有權不按本協議約定的股權轉讓條件,根據股權價值處置該股權,處置所得歸泛美所有?!苯Y合《協議書》第七條4.3條款的內容,陸玉梅若選擇回購,則泛美公司可以獲得回購款及其他債務的清償;若不回購,則泛美公司所受股權處分的限制得以解除。換言之,泛美公司已經支付的1.5億元股款并非出借款項,陸玉梅對此不負有還款義務。

另外,案涉雙方并未在《協議書》中約定將所交易的股權作為擔保物以保障泛美公司債權清償,陸玉梅亦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雙方就該內容形成其他約定。結合本案實際情況,原審法院認定案涉雙方未構成讓與擔保關系,并無不當。

二、關于原審法院未支持陸玉梅提出泛美公司與博睿祥公司之間的股權轉讓無效的主張是否正確的問題

案涉《協議書》第七條5.1的內容包括陸玉梅超過5年未達到回購條件時,泛美公司有權不按本協議約定的股權轉讓條件,根據股權價值處置該股權,處置所得歸泛美公司所有。該約定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相關法律規定,雙方應受其約束。上述《協議書》于2007年8月12日簽訂,至2017年6月22日泛美公司將案涉股權轉讓給博瑞祥公司之前,陸玉梅一直未行使其回購權利,按照上述協議約定,其已經喪失該回購權,故泛美公司有權處分案涉股權。同時,陸玉梅并非案涉股權持有人,其也未提交證據證明泛美公司處分股權損害其利益,對于其主張泛美公司與博睿祥公司之間存在惡意串通和虛假交易,本院不予采納。原審法院未支持陸玉梅有關泛美公司與博睿祥公司之間的股權轉讓無效的主張,并無不當。

綜上,陸玉梅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和第六項規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陸玉梅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劉少陽

審判員  高燕竹

審判員  楊 蕾

法官助理    王智鋒

    書記員    陳虹谷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九日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2020年11月16日)

所屬類別:法制專欄
Chinese国产AV|日本淫秽电影视频|三级特黄色片|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黄